当前位置:首页  »  伦乱文学  »  妻子的慈善义卖会

妻子的慈善义卖会

添加:2017-06-09来源:网络人气:加载中

妻子的慈善义卖会

  我结婚已经三年了,妻长得很漂亮,有一头又长又直的头发,天使般的脸蛋,修长的双腿,丰满胸部和纤细的腰身,她出现的地方就是大家目光的焦点。        我是妻第一次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认识的,那是在一个朋友的聚会中,她那时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满脸的落寞,后来才知道,她那时正和她原来的男友刚刚分手。        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她,她长得漂亮,身材也很好,细腰、丰臀、修长的大腿,一切都是那么迷人。        后来,她就成了我女朋友。        和她第一次做爱时,我发现她的阴道软软的,很紧,插在里面很舒服,但她没有出血,也没有什么不适,表现出来的都是快乐。        后来在我的追问下,她才说出她的第一次给了他原来的男友,她原来的男友是她上大学时的同学,两人在大学时就已经发生过多次关系,毕业以后又一起同居了近两年。        当时知道她让人干过多次后,我也苦恼了一阵儿,后来随著她对我的温柔和体贴,我也就把这件事慢慢的释然了。        几个月后,我们结婚了,蜜月期间,我几乎每天都要和她作爱。        当然,我并不是每次都要射精,有时只是进入她的下体里享受一番,直到睡着脱落 。        在结婚的第一年,我们不仅在日常生活中非常融洽,在性生活上更是合拍,而她对我也是千依百顺,她温柔的品性和娇美的胴体每次都给我带来无尽的欢乐。        不过人是不容易满足的动物,海参鲍鱼吃多了也会厌腻。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我在她身上试尽了各种各样的性爱方式,对她的身体的里里外外各个部份都熟透了之后,兴趣便渐渐降低,和她作爱也渐渐地觉得失去了那股神仙的品味。当然,我还是对她非常疼爱。我也曾试着换着各种花样,但效果不是特别明显。        有一段时间上网被那些交友换伴所深深的吸引,于是我就常常幻想着老婆被别人插来插去的情形,这样却使我异常的兴奋,倒也增添了性生活的乐趣,也由过去每次象应付差使一样15-20分钟变成1个多小时,而且越想是越兴奋,每次都射的很多。 受网上交友换伴的影响,我也一直想试试。        我曾经将网上下载的有关这方面的文章故意存在电脑的“我的文档”里,而且还买了很多有群交内容的影碟与她一起观看。在每星期两次固定的作爱时,尤其是老婆达到或即将达到高潮时我就问她:“想不想让别人一起好你”,此时老婆会淫荡的回答:“想,我想让很多的男人一起搞”。随着老婆的淫叫,我也一泻如注。        可过后再和老婆提起这事,她却是一百个不同意。如何作通她的思想工作,我一直在想,也在寻找着机会。        (一)以妻犒友玩3P         虽然一直在想着这事,但我也有很多顾虑,主要是怕在交换后出现麻烦。        去年4月终于机会来了。那天我正在上班,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原来是我大学时最要好的同学亮,当时我俩住上下铺,可谓是吃喝不分,形影不离。毕业后他分回了家乡西安,刚开始两年还经常联系,后来由于都在忙于工作并各自组建了家庭后就没什么联系了,前年听有的同学讲,他事业上一直不得志,老婆也和别人跑了,但他确实是一个非常帅的男人。        他在电话里讲,要来我这出差一段时间,明天就到。我听了后非常兴奋,一是老朋友多年不见,确实想念,同时一个计划也在我的心中酝酿。        回家马上把亮要来的事告诉了妻,她也早就听说我们的关系,我们结婚时他还托别人给我们捎来了一份礼品。我让妻赶紧把客房收拾好,既然来了就让他住家里。我家住的是144平米的四室两厅,环境还是满宽敞的。        亮到的时候已是傍晚,晚饭是在家里吃的,我老婆做饭的手艺还是被圈里人称道的,以至我结婚年体重由130斤很快的狂增到155斤(本人身高178CM,身材还是蛮好的,与我一直不间断的锻炼有关)。        晚饭中我和郭亮喝了一斤多五粮液,又各自喝了两瓶啤酒,妻自己也喝了半瓶红酒。饭后妻收拾完碗筷已是11点多钟,由于明天还要早起所以她先睡了。        我和亮则坐在客厅里聊天,我才知道两年前他老婆和公司老板好上了,离了婚还留下一个3岁的孩子,这么多年一直还是单身。聊到了一点多钟,我们俩还是没有睡意,又聊到大学时偷偷看黄色录象,还有一次偶然从一位刚刚毕业留校的女老师宿舍经过看到她洗澡的情景,真是越聊越兴奋。        聊到兴头上,我提议看看影碟,我告诉他我珍藏了一批很不错的电影,我知道看黄色电影是我俩共同的爱好,一拍即和。于是我来到卧室取影碟,妻睡觉历来有裸睡的习惯,此时她仅仅穿了一件白色透明的真丝睡衣盖了一层薄被,由于红酒没少喝,已经深深的熟睡了。        我轻轻的将她身上的薄被掀起露出后背和浑圆性感的臀部,又将床边的台灯拧亮调到最低档,只见柔和的灯光洒在她白皙的皮肤上,那种蒙蒙笼笼的美感会令任何一个男人禁不住的冲动。        然后我回客厅时故意将门留了一条缝。 我和亮一边看着影碟,一边评论着演的内容,画面上充斥着群交的镜头,大部分都是多个男人同时搞一个女人,我发现亮的裆部已经鼓鼓的了,还不时在一跳一跳的。        演完一部片子后,亮起身说:“我先洗个澡再看”,我知道他是已经忍不住要到卫生间去自己解决了。        卫生间与主卧室紧邻,并且必经过主卧门口。我深深的了解亮,他决不会放过任何机会的,何况现在又是一个离婚的男人。我用眼睛的余光看着他去卫生间,只见他经过主卧时,一愣,并停了2秒钟,回头看了我一眼,才走进卫生间。        过了一会水哗哗的响起,我轻轻的进入书房,打开我藏起来的监控器,这个监控器只有我知道,是我有一次趁家里没人时偷偷装的,两个摄像头分别装在客房和卫生间,我曾偷偷的摄下了我老婆、老婆的三位同学、表姐洗澡和她们夫妻在客房做爱时的镜头。        此时通过监控器我看到亮正在用手使劲的揉搓他那黑黑粗粗的阴茎,大约过了十多分钟,突然一股浓浓的精液喷射而出,射出足有近两米远。我想像着亮的阴茎在妻的小穴里抽插的情形,以及的妻淫叫,我的阴茎也变的棒硬,直直的挺起,我知道我的计划肯定会得逞的。        过了一会,亮洗完澡要出来了,我想机会来了,于是我马上回到客厅倒在沙发上装睡。        亮回到客厅推了推我,我假装睡的很死,翻了个身脸朝里又睡了。        亮自己一个人继续看着影碟,但是我从他不断换着坐姿的声音知道他已经心不在焉了。        过了大约20来分钟,他轻轻的叫我,我没理他。只听他起身,轻轻的走到主卧室门口,推开虚掩的门。我从沙发的缝隙中看到他轻轻的蹲在床边,又轻轻的将妻身上的睡衣向上掀起,过了一会亮见我老婆没有反应,于是胆子越来越大,伸出右手,用食指和中指轻轻的触摸那虽然经过我的阴茎进出无数次但依然紧闭的小穴,左手则掏出阴茎来回的套弄,也许他的动作不小心弄大了,只听见我老婆轻轻的“哼”了一声,吓的他赶紧趴在了地上。        我见时机成熟,起身来到卧室门口,亮看到被我发现,脸吓的煞白,我赶紧冲他轻轻的“嘘”了一声,走进卧室掩护郭亮出去。        我回到客厅,亮尴尬的看着我一时不知说什么。我冲他笑了笑说:“没关系,咱哥俩从来不分彼此,老婆也一样,回到卧室,我越想刚才的情形越兴奋,不禁掀开老婆的睡衣,用右手食指在她下边的肉缝上来回划着,又将她的阴蒂翻出揉搓着,这是我老婆的敏感地带,这时她已有了反应,紧紧的搂着我,我翻身压在她的身上,用我那一直令我引以为傲的硬硬的肉棒摩擦着她的肉缝,只一会工夫就感觉到她的下边已是淫水泛滥,于是我挺起肉棒直捣穴口,长驱直入。        妻浑身一震,大声的“啊”了一声,随后就是连连的淫叫,这时我感觉门外有双眼睛在烁烁的放光,我不觉得更加兴奋,大力抽插着,幻想着妻亮粗大的肉棒插进时的情景。 “老公,快!快!!”        妻浑身颤栗着,浑圆的臀部随着肉棒抽插的节奏上下运动着,我知道她的高潮来了,大约又抽插了百十来下,妻的眼神已经迷蒙,光剩下“哼哼了”,我想,晚上还要继续作战,现在需要保存体力,于是我狠狠的将肉棒插入肉穴底部,滚烫的精液同时注满了肉穴。        晚上下班,我和亮同时回到了家,我老婆因为上班较远还没回来,于是我开始实施我的计划。        我将她常喝的红酒里兑了一些白酒,一切安排妥当后打电话从附近的酒楼叫了外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