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淫色人妻  »  【玫瑰送终】1

【玫瑰送终】1

添加:2017-06-09来源:网络人气:加载中

【玫瑰送终】1-9

                (一)     名起于法国小说《玫瑰送终》,我没看过。     深夜,大概已经是深夜。我从上城一号酒吧出来,带着刚才由酒精和美女激起而且还残存的兴奋之情,跌跌撞撞的走向停车场。幽暗的灯光我看不清楚我的车子在哪里。突然,旁边的一辆豪华轿车亮起了灯,并且打开了车门。两边同时下来一位美女。应该是美女吧,我脑子想着并停下了脚步。     两个美女差不多高矮,打扮的略有不同。左边的那个穿着一件豹纹的皮毛上衣,里边只穿了件紧身的,大概是蕾丝质地的内衣吧。很性感。下身穿着短裙,黑色的丝袜,高跟鞋。右边的那位穿着红色的衣服,裹得紧紧,凸显出诱人美好的身材,同样是短裙丝袜高跟鞋。     我呆呆的看了一会,应该只有一会。或许几秒,几十秒。两个美女已经出现在了我的对面,甚至很快的到了我的边上。我正想开口。感觉到两只手都被穿一边一只抓住。扭到了身后,我刚想喊出来声来,口中就被塞进来一块纱巾。同时我的双手在身后被铐了起来,身体被推搡着,进了那辆豪华轿车。     轿车内部很宽敞,是加宽加长的那种进口车。我被推到位置上,两边各坐了一位美女。     车里开着灯,我发现车子有三排位子。前排坐着一个司机,也是个女的,在深夜还戴着墨镜。我极力想挣扎,但却发现我的力气小的可怜,因为看的出来她们根本没用力气很轻松的制服了我。车子启动了,缓缓的开出了停车场。但车上的灯一直没有熄灭,我看到她们车里最后一排的位置上,放满了各种各样的口塞,绳子,以及皮的、绒的、各种质地的我只有偶尔在电影里或网上看过的那些工具。   「开始吧。」左边的美女有着好听的声音。     「嘻嘻,你小子有福了。」右边的美女动了动身子,把手伸向了后排。   外面下起了小雨,我的酒差不多也醒了。但那个夜晚及之后几天发生的事情,就像那多次酒醒后总也记不真切的细节。让我现在想来,还怀疑那是否真的发生过。     2007年6 月16日,在6 月18日那件可怕事情发生的前天。                 (二)     「给你介绍下,我叫丝丝。特别喜欢丝质的东西,丝巾、丝袜、丝裙等等。   她叫绒儿,喜欢丝绒的东西。丝质光滑,绒质绵软,其实差不多。合起来就是丝绒,呵呵呵。看,我为你选择的可是绒儿最爱哦。「     右边叫丝丝的美女扬了扬手中一团黑色的东西,左手掏出了我口中的纱巾。   还来不及放松下有点麻木的嘴巴,我的腮帮就被她一般抓住,随后一团柔软的东西就塞了进去。     「唔唔……」刚开始我还听得到自己发出的声音。但随着那团东西的深入,我有点难受的透不过气。     「这是高级天鹅绒做的口塞哦,含在嘴里很舒服,一点都不会紧绷。」绒儿的声音很特别,「得配上这个一起使用。」绒儿边说边按了按我的嘴,一个绒质的口球,绑在了外面,并勒紧,连带子也是天鹅绒的。     随后,我被她们绑了起来。手、脚、胳膊、膝盖,捆的很紧。用的也是绒儿喜欢的绒绳。我闻着她们身上散发的香味,任凭她们摆布。     「完成了」绒儿看了下丝丝,「你最喜欢的东西这次可一样都没用到喽。」   丝丝略微想了下,揭开上衣。双手在里面弄了会,拉出了她自己的红色丝质胸罩。尚有体温的胸罩于是围在了我的眼睛上。「舒服吧?」丝丝看了我一眼。   突然,用手抓住了我下面。有反应了。     「邪恶的家伙。」绒儿声音中带着笑。     「你们别玩了,快点办事情,飞机凌晨就要起飞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   「糟糕,肛门塞没带。上次好像被丝丝拿去玩了。」绒儿无奈的说。     「还你就是了,别急,我带着呢,不会误了事。」丝丝解开自己的丝绸裙子,把手伸到了里面,在肛门里拉出了一个长长的天鹅绒棒子。「绒儿,你的品位就是高。这东西感觉太棒了。你还有吗?」     「回去给你几个好了,各种颜色的都有。我来脱他裤子。」     于是,我的裤子被拉了开来。一根有点湿漉漉的天鹅绒棒子,不由分说的被丝丝推了进去,深深的。接着,绒儿戴上手套。在我的肛门里插入了一根管子。   这管子遇水会迅速膨胀,从而能够及时的发挥作用。     车子慢慢停了下来,车外有直升机的声音。我被两个美女拎出了车门,在车子的后备箱里,有一口精致的大箱子。里面丝绸缠绕。我被她们放了进去,被一条条的丝绸固定住。接着,箱子的盖子合上了。     「旅途有点长啊,但愿他不会把箱子给弄脏了。」     「希望吧,我可是已经很用力的给他上了保险哦。」     丝丝和绒儿,还有那个司机,边聊边上了直升机。                   (三)     星芒城堡,一座并不太出名的城堡。坐落在一个不大,但也不小的小岛上。   之所以称它为小岛,是这个岛上居住的人数特别少,总共也只有几百人。并散散落落的组成了一个个村庄。这一个个村庄中较大的一个,就是爱丽镇。爱丽镇令人瞩目的倒不是它那女性化的镇名,而是离镇大约20公里外的那座山,和山上的城堡——星芒城堡。     一架直升机穿过清晨若有若无薄雾,优雅的旋转了个身子,徐徐降落在了城堡门口的空地上。     2007年6 月17日,6 点22分。第一缕的阳光穿过城堡的窗户,透过色彩斑斓 的彩色玻璃,正好有照在房间里一口大箱子的边缘。     「吱呀,」一声轻微的开门声,房间里进来了2 个看起来20出头的女子。   从穿着上看起来一摸一样,个子也差不多高。连脸蛋也看起来很相像,最好区别的地方时一个女子的脸颊有颗美人痣,而且眉毛画成了弯月的形状,看起来有份诱惑的风情。而另一个女子看起来表情淡然,长的不媚不俗,动作优雅的把门反锁上。     两个人穿着薄薄的、略有修改过的类似于空姐的服装。低领的衣服可以看到里面同样颜色的胸衣,胸部高耸。黑色的网袜紧紧包裹在修长姣好的大腿上,裙子则短了点,刚好只够包紧浑圆的臀部。     箱子打开了,里面五颜六色的丝绸一根根纵横交错,紧紧的固定着。里面的那个男子好像已经陷入在昏迷中。     有美人痣的那个女子伸手探了下鼻息,「还有气,哼哼,不过马上就没气了。」   一丝阴冷的表情在脸上一瞬就逝。边说边弯腰脱下了高跟鞋,抬脚一下就踩在了那个男子的脸上。     绷紧的美脚用力的踩着,时间在尚不明亮的光线中静静流淌。突然,门外较远处传来轻轻的脚步声。女子脚上的动作停了下来,两个人凝神听着外面。一会,脚步声若有若无的远去了。     「还是我来吧,」另一个女子悄声说,从衣服口袋里掏出块厚厚的白色纱布,盖在了那名男子的脸上,用手死死捂住……     与此同时,城堡豪华的大厅中。有3 个人坐着,另外边上还立着6 个人。清一色全是女子。     「糟啦,嫣儿。你快去看看。」居中坐着的女子焦急的说道。     「好,我马上去。」嫣儿带着她的两个贴身女伴,也是佣人。匆匆的朝城堡东北角的那间房间走去。     我不知道昏迷了多长时间,反正什么也不知道。或许做了恶梦,或许就像平常在自家床上睡着的样子。但突然,我好像有点透不过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我身上,我的脸上。我吃力的呼吸着,越来越吃力。脑中好像被塞了一团大大的棉絮,又涨又难受。     「呯」一声巨响,我眼一睁,看见眼前红色的朦胧。                   (四)     城堡的外观,如果在天上俯瞰的话,就像一个五角星的形状。整个建筑一分为五,五座楼环环相连,高高的占据着此山的最高之处。山的另一边则有条瀑布,奔泻而下,汇成小河,向爱丽镇流去。     「唔……」     「啊……」     城堡阴暗地下室厚重的铁门后,里面正传来阵阵凄惨的喊叫声。叫声不大清晰,浑浊而又低沉,像是被压抑着。     嫣儿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皮衣,挥动着手中的皮鞭,准确无误的击中吊在空中的女子身上。女子被一根铁链捆着,双手被拉向空中。身上原本穿着的内衣,丝袜被抽打成条条状状,血红色的鞭痕触目惊心。     另一边,一个女子也被吊在空中。头耷拉着,身子在空中微微晃动。     赫然就是前面那两个穿类似空姐制服的女子。     「到底说不说,再不说就不客气了。没想到你在这里呆了2 年,原来竟怀有异心。LISA也不是你的真名吧?」     「呸,要杀就杀。」     「哼,没那么容易的。把她的嘴堵上吧,用那个大号的口球。等等,把她同伙的内裤扒下来。」     嫣儿的两个女伴,准确的照着她说的做了。一个从旁边一堆刑具中挑出一个大号的口球,口球的带子用皮质制成,能最大限度的勒紧。一个麻利的脱下了昏迷女子的内裤,内裤上有血迹、汗水混在一起。     「唔,」内裤被团成一团,强行塞进了LISA的口中。接着,口球也被用力的塞入,紧紧勒在脑后。     「这可不是平时玩儿的东西,谁都受不了的,而且是一次性的。上次定制了一套,一直都没使用,没想到今天便宜你了。」嫣儿抚摸着手中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有点惋惜的说道。     嫣儿一把拉掉了LISA破碎的内裤,从盒子中小心的取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球,球光泽而柔软,上面竟还有不规则的毛刺。LISA刚刚还不屈的脸上露出了恐惧的表情,身子开始有点颤抖。     嫣儿熟练的把一颗小球塞入了LISA的下体,接着又是一颗。一连将盒中的10 多颗小球全部塞了进去。接着,又将盒中一大团的脱脂棉。分成几次,一一塞入。   最后,又取出一罐牙膏形状的溶液,摇匀。慢慢的挤在脱脂棉上,等它吸收完全。     LISA痛苦的挣扎着,被铁链捆住的身子在空中扭来扭去。她想紧紧的夹紧大腿,阻止这些可怕东西的进入。可早在之前,她的两条腿就被分开,捆住拉在了两边。体内愈来愈涨,愈来愈疼,那些东西把下面塞得满满的。     「感觉怎么样?这些小球在你的体内会互相吸附,彼此紧紧粘住。想取出是不可能的啦。再加上外面的棉花已经被注入了强烈粘着作用的溶液,等它慢慢变硬,就会彻底堵死下面。」嫣儿说着又拿起了一个不同颜色的盒子。     打开来,里面的球更多。     「还有一个地方需要处理一下。」嫣儿边说边走到了LISA的身后。                 (五)     「嫣妹,拷问的怎么样了?」地下室的门被推开来,璐璐走了进来。璐璐比嫣儿大几岁,大约有30出头的样子,身材略微丰满。脚上穿着一双细细后跟的高跟鞋,身上的旗袍修饰的身材恰到好处,既不臃肿,又突出了丰满的胸部。   「嘴太硬,这不,一个才刚刚讯问完。」嫣儿指着前面一个被吊着的女子说道。     璐璐嘴角会意的一笑,「夫人知道是这个结果。所以,让我来看看。」   LISA,已经听不到这段对话了。她早就在10几分钟前就已经失去了知觉。在 前后面被堵死,接着,LISA的鼻孔,耳朵,但凡身上的孔道,都被嫣儿和她的二个女伴。或用棉花,或用专门的塞子都堵了起来。连口中原先的堵塞物,都被取出,代之于一个吸水的棉球,加上一些棉花填充空隙处。深深的入到喉部,最后完全把空气隔绝。     璐璐望着一个身上所有孔道都被堵住的躯体,在空中无助的定格。「看看另一个有什么进展。这个,我帮你带去给丝丝吧。别又给弄死了。」     璐璐一挥手,两个女佣打扮的女子走了进来。将LISA解了下来,抬出去了。   「姐姐放心,这个我肯定不会这么干了。」嫣儿调皮的冲璐璐一笑,「保证完成任务,请夫人放心,呵呵。」     「你呀,」璐璐笑嘻嘻的看了嫣儿一眼,转身走了。     醒了或许又睡了吧,总之我的感觉始终在虚无飘渺中徘徊。难道又是漫长的一天,我又看见赤着脚走在海边的女子。身姿曼妙,在沙滩漫步。颈中轻柔的纱巾随海风轻轻飘荡,却始终看不清她的脸庞。     「又醒了,每次都一样。」我心中念叨着,慵懒的动下手脚。     一阵牵绊的感觉从手脚中传来,怎么啦?我张开双眼,看见天花板上彩绘的图案。那图案中绘的是一个被浑身缠满铁链的天使,被两个面目狰狞的恶魔押着,痛苦的在云中穿行。     「你终于醒过来啦,我正想叫醒你呢。」一个悦耳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我询着声音看去,那笑盈盈的样子,分明就是豪华轿车上的绒儿。我脑海中记忆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这是哪里?怎么啦?」我疑问的话还没说出口,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发出声音来。     原来,此时的我被捆绑在床上。身上盖着厚厚的棉被,口中塞着绒绒的布块。   绒儿站在床边看了一眼,「下面,我要给你打扮下,带你去见夫人。虽然刚才我已经命人给你洗了一下。不过……」     绒儿掀开了我身上盖着的棉被,我竟然只穿着一条内裤。「我的衣服哪去了,」   我思索了一下。没等我回过神来,绒儿把我扶了起来,解开了我身上的绳子。   接着给我穿上了一件丝绸质地的宽边蕾丝袍子。质地柔软如丝,很薄。   床上放着几卷绒质的绳子,绒儿拿起一条,勒在我的脖子上,接着是胳膊…   …一条接着一条,绳子繁杂的在我身上缠了一圈又一圈。把我的上肢紧紧绑住,又勒紧双手。除了手指能动下外,我发现自己被捆的都有点喘不过气。   膝盖处,脚部,被分别缠上了绒绳。这样,还能走。但步幅将被限制,只能慢慢的一点点的移动。     「这是我的衣服,你先拿去穿吧。」     边上贵妃床上放着的一件薄薄的蓝色皮毛大衣披在了我的身上,长度刚好遮住脚上的绳子。腰部有一根毛毛的带子。     绒儿伸手拿出了我口中的已经湿透的绒布。     我费力的活动了下嘴巴,感觉麻木极了。     「别说话,要说等见了夫人再说。跟我来吧。」     边上两个丫环打扮的女子,走了过来。搀着我,跟在绒儿的身后。     宽敞明亮的房间里,奢华的布置。时钟的滴答声轻轻柔柔,时间刚好走在10 点整。关门声和闹铃声同时响起。                   (六)     穿过城堡长长的过道,一边走我一边打量。城堡建造的用料都是一块块大理石堆积而成,整个风格比较独特。大理石未打磨光滑,但道上的中间竟都是雕刻着玫瑰的浮雕。花、藤蔓交织在一起,连成一片通到尽头。人只能走在两边。   转过两个弯,到了一大扇门前。绒儿推开大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门里赫然是个大厅,非常大。就好像我在电影中经常看到得举办宴会的地方。   大厅布置的非常豪华,地上铺满厚厚的波斯地毯,墙上悬挂着各种装饰的工艺品。     我匆匆的看了看,迟疑的走了进去。     大厅的中间宝座上,坐着一位雍容华贵的夫人。约40左右的年纪,皮肤保养得很好,细洁的手指搁在座椅上。下面则是左右各放置了3 套丝绒沙发质地的座椅,其中4 个位置上已经各坐着一位美女,分别是丝丝、璐璐、嫣儿和另外一位美女。     我慢慢的挪动了大厅的中间,眼神在她们几个中浏览。我并不认识她们,至少在昨天以前。     「欢迎你,年轻人。」宝座上的夫人开口道,「欢迎来到玫瑰城堡,我是玫瑰夫人。你可以称呼我为夫人。」(城堡名不是有误,也叫星芒。后文会交代)   我看了眼夫人,确实人如其名。华丽的衣服上满是玫瑰的刺绣,耳环、戒指、项链都是玫瑰型或镶刻着玫瑰的形状。     「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为什么要绑架我?」我终于脱口而出我一直的疑问。     「这是一个小岛,而我是这个小岛的主人。请你来,只是请你来玩几天的。   请把这里当做自己家一样,好好享受。也许过几天,会请你帮我个小忙。「   「请坐吧。」夫人指了指右手边下首剩余的一个位置。我走过去坐了下来,而绒儿坐到了我的对面。     几个侍女鱼贯而入,端上了美酒菜肴。     「这些可都是好酒好菜啊,折腾了一个晚上。饿了吧?」绒儿朝我调皮一笑。   自己端了酒杯浅尝了一口。     每个人都开始自顾自得吃饭,并无闲聊声。气氛有点沉闷。     「嫣儿,这次不是轮到你准备节目吗?」     「夫人,我已经安排妥当。随时可以开始的。」     夫人示意了一下:开始吧。我不知道有什么节目,只顾自己吃东西。     嫣儿对自己的手下女伴打了个手势,大厅边一扇侧门打了开来。     伴随的铁链拖地的声响,一名女子被带了进来,正是早上嫣儿审问的女犯。   她被戴着重重的手镣脚镣,眼上蒙着一条黑色丝巾,口中被塞了一团蓝色的布料。     女子被带到大厅中间站住,嫣儿的两个女伴一边一个。旁边上放着一口金色的箱子,箱子中各色绳子、口塞口枷以及其他各种用具琳琅满目。     嫣儿起身走到箱子边上,拿起了一根棉绳。                   (七)     绳子麻利的在脖子上打了个死结,接着穿过腋下,分别在两条胳膊上缠了几圈,在手腕处把两只手紧紧的绑在一起。又用一根绳子,在胸部上下又捆了几道,把白色的连衣裙勒的紧贴在身上。     捆绑好了上身,嫣儿撩起连衣裙的下摆。分别在膝盖、脚裸处加了两条绳子。   「把她的手脚镣解掉吧。」嫣儿吩咐手下。     嫣儿拿起一条红色的绳子,穿过被缚女子的下面,紧紧来回绑了两道。我惊讶的发现,那女子连衣裙下什么也没穿。     嫣儿拿着一条马尾状的皮鞭,开始抽打起来。鞭子准确的落在女子身上不同的地方,使得女子只能扭动着而无法躲开,也不能猜测落下的地点。     抽了一会,那女子已经支持不住倒了在地上。嫣儿丢下皮鞭,休息了下。接着,带上了丝质的长手套。从箱子中拿出一叠方帕,有薄有厚。     「把她按住。」     女子被面部朝天按在了地上,嫣儿一块块的将棉质方帕盖在她的脸上,并不时洒上点水。     贴了厚厚的几层后,女子的挣扎开始微弱起来。在将要休克时,嫣儿将方帕全都揭了开来。没等一个呼吸,又一下子盖了上去。如此反复七八次后,嫣儿转身又在箱子中摸索起来。     她的两个助手,似乎知道她下一步将要做什么。她们将女子的双手高高吊在了身后,并把剩下的绳子缠在了脖子上。同时解掉了下面的那条绳子。     一个皮制的口塞,上面连着一根细管,代替了女子口中的堵塞物。     嫣儿正在组装,一个可升降的架子被竖了起来。上面挂了两个各1500M L 的 容器。接着,容器中被嫣儿的助手注满带气的液体。     口塞上的细管被连到了容器下面,接着,液体顺着细管不断的开始注入女子的口中。源源不断,直到流尽。接着,另一容器中的液体也被同样注入。女子无助的躺在地上,身子、双脚被嫣儿的助手分别死死按住。肚子已无可避免的大了起来。     「这是我昨天穿过的连裤袜。」嫣儿拿起一双肉色透明的连裤袜团成一团。   又代替了女子口中的口塞,深深的塞进嘴里。她的助手则飞快的拿着一根银色的细针,灵巧的用丝线缝住了女子的嘴。     我看的难受,太残忍了。     「跟我来,」我尚未知道名字的那个美女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位子到了我的身后。     我跟她,悄悄走出了大厅。外面阳光明媚。     城堡偌大的庭院中,种植着各色的玫瑰,在阳光下摇曳怒放,芳香扑鼻。   中间,立着一座大大的雕像。     边上,竖着一块小小的石碑。     惊奇的是,碑上只是简简单单的几个字。     「1727,N 」                   (八)     雕像看上去是西方人的风格,本身经过岁月的侵蚀,表面有点斑驳。不过,虽然我看不清楚它面部的容貌,但似乎好像有点印象。     「这个雕像建于1727年,就是石碑上刻的日期。」凯咪轻轻说道,「虽然城堡曾经经过了几次修葺,但这个雕像和石碑,却始终没有动过。」     「那城堡也是始建于1727年的吧?」我顺口到。     「关于城堡有个故事,好吧。如果你有兴趣,我可以和你说说。你看,这个雕像像谁?」     凯咪突然问道,像要考我一下。     这个,我刚才早就想过了,可实在是想不出来。我看着她,等着她的答案。   「牛顿。」我吃了一惊,细看雕像,还真有点相似。     「艾萨克。牛顿,我们都知道他是英国伟大的数学家、物理学家、天文学家和自然哲学家。但同时,你可以去百度搜索一下,他还是一个炼金术士。牛顿晚年痴迷于宗教、炼金术、魔法等等非自然现象的研究。在他的一生中,耗费了大约二三十年的时间沉迷于此。但是,后来他的研究成果,却从来都没有发表。像他那样的天才,你说会白白浪费掉几十年时间而无一所获?」     「历史上记载他终生未娶。但是,相传他在剑桥时期,就曾经谈过几年恋爱。   而且,他还有了一个私生子。而他晚年从事的研究,则是由他的孙子在一旁协助的。「     看着我吃惊的表情,凯咪一笑,靠近我耳边神秘的说道:「还有关于这件事更精彩的传闻。放心,你现在由我看护,晚上我再慢慢告诉你。」     庭院边上的门被打开了,是丝丝。后面跟着她的两个随从,抬着一具用白布裹着的人体。一行几人,沿着院子里的一条小路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丝丝妹子就是爱好特殊,我可是从来都提不起这个兴趣的。啊……」凯咪伸手到嘴边打了哈欠,「午睡时间到了,跟我来吧。」     城堡的大厅现在只剩下夫人和另一人。二人透过大厅的落地玻璃正注视着庭院。     「你是说,是凯咪?」夫人微微扭头朝一侧问道。                   (九)     「这是我的房间。」     进入自己房间后,凯咪交代了一句便边走向内室边开始脱身上的衣物。   这是一套宽敞的套间,装饰成巴洛克的风格。但又没有完全仿造巴洛克的繁复夸饰、富丽堂皇,而是进行了富有个性的简化。地毯厚实富丽,家具恰到豪华。   墙上挂着一幅欧洲著名巴洛克画家鲁本斯的作品《仙女和森林之神》。   没等我打量多久,凯咪已经换好了睡衣走了出来,示意我坐下。     「这城堡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平常,安保系统会24小时开启。所以你别不自量力做出不明智的举动。而且,这里的每个人。就算搞卫生的下人,都能把你很轻松制服。」     「啊……我睡觉去了。你可以在我房间四处参观下,我可是收藏了不少艺术品。如果累了,进来一起睡吧。」     凯咪走进卧室去了,最后的那句话让我不禁一片浮想。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事。当然是趁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逃跑。因为刚才吃饭的缘故,我身上的绒绳早被解掉了。虽然看的出来她们并不怕我逃跑,但我还是得试一试啊。我迅速的观察了下房间,确保无人后又查看下房间外面。过道上没人。     我溜出房间,轻微的把门带上。蹑手蹑脚的朝过道探去。     可没等我走出10几步,就感觉一只手放在了我肩上。我回头一看,是一个长发的少女,约摸20不到,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运动装。     「跟我来。」同时感觉肩头一疼,力气真大。随后她放开我,自顾自的回身走去。     看来是没机会了。我跟着她又回到了刚才凯咪的房间。     「你这么不安定,还是去我房里睡觉吧。」     嗯?我听了一愣。     她推着我,进了她的房间。房间里倒也还装饰的温馨,和整个套间风格大致相同。     「哼,想跑啊。做梦吧你。要不是凯咪姐姐要我尽量善待你,我早把你揍得哭爹喊娘了。」少女恶狠狠的说道,并锁上门。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床红色的棉被,我看到柜子中堆满了棉被,各种颜色都有。     少女把棉被在床上摊开,接着又不容分说的把我的袍子扯掉。     「躺上去。」少女以不容反抗的口气命令道。     我无奈的躺在了棉被上,赤裸的皮肤感觉被子软软的舒服极了。少女把剩下的另半床棉被盖在我身上,并盖了我的脸和脚,接着把我卷了起来。其实我早发觉这个被子比普通的棉被大的多。     我身上一紧。     原来,少女已经在用绳子把被子的两头分别捆住,又捆了几道绳子在中间。   我感觉被捆的一动也动不了。     「哈哈,终于被我绑了一个。我再也不是总被绑的那一个了。」少女兴奋的拍了拍手,脸上的皮肤红通通的。     「再加一床吧,这床。」少女从柜子里又取出一条棉被,上面花枝锦簇,图案艳丽。     我被裹在两床棉被里,喘不过气来。渐渐的,我感觉睡意袭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