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校园艳史 之 初涉性事】

【校园艳史 之 初涉性事】

添加:2017-06-09来源:网络人气:加载中

【校园艳史 之 初涉性事】

 我天生好色,进入青春期后对异性十分渴求,十八岁那年终于成了心栽览愿,和外校的一位同龄女生恋爱,不久就和她初次发生了性关系。后览适来,因为高考落榜,我又到了一所学校读补习班,连自己都没想到的适热是,在那里我又结识了四位女同学,并且都和她们有了**,其中有热三位女友还保持着长期的关系。     #如今,每想起当年都让我心情兴奋不已,为了永远记住这美好的经历#怂,我和三位志同道合的女朋友,一同创作了这一作品,让喜爱艳情小怂抖说的朋友与我们共同分享一份欢愉。这是篇记事小说,真人真事,请抖读友们不要随便模仿改动,多谢合作。     热1994年6月7日盛夏的一个上午,路上走着位英俊少年,见他长得白净热父洒脱,身材瘦巧,他名叫杨国强,正值十八岁。今天,他是去一所职父破高见女朋友的,她叫许晓翠,是金融班的学生,也是十八岁,长相很破舷漂亮,白净的脸庞下巴略窄,细细的弯眉,娇媚的双眼,小巧的鼻子舷父下一张珠红小嘴儿,披肩秀发还有那1。70左右的苗条身段,真是性父感迷人……     热两人已经相处有二个多月了,初次认识是在长途汽车上,杨国强星期热览日和同学外出游玩,返回坐车时正好和晓翠坐在一起,没事儿聊了起览鬃来就相互认识了。后来,他还经常去学校找晓翠,两人就由相识渐渐鬃走向恋爱。     妹杨国强先到教室,见晓翠没在里面,他就走进宿舍楼,来到一间寝室妹技门前随手敲了下门,里面应了一声,他推开门走进去,见只有晓翠自技己在屋里。     许晓翠笑道:“你来了,快进来吧。”     #杨国强是第一次进女生宿舍,只见里面有四张上下铺的铁床靠墙放着#膊,寝室窗户旁还挂着几件女生的内衣裤,整个屋里都飘散着香气。他膊不由得心情激动,精神一阵兴奋。     许晓翠说:“你怎么找到女生宿舍里来了?”     杨国强:“我到教室找你不在,想能在这儿,所以就来了。”     许晓翠:“女生宿舍一般不让男生进来的,看门的没看到你吗?”     杨国强笑道:“我说你是我的妹妹,要来给你送点钱就让进来了。”     许晓翠“咯咯”一笑,说:“你还挺有主意的。”   种两人坐在一张床的边上,开始谈情说爱。渐渐地,他们越靠越近,一种档种异性间的强烈吸引,使两人不由自主地紧紧拥抱在一起,并且热情档照地接吻。虽说两人已有过一段时间的交往,也只是相互拉拉手而已,照烫这回杨国强还是第一次和小姑娘接吻,他感觉许晓翠那温暖的双唇紧烫乙贴在自己的嘴唇上,就伸出舌头撬开她的嘴唇探进去;许晓翠也是第乙乔一次和男孩儿接吻,心里不由得“砰砰”直跳,心慌意乱中任由杨国乔适强的舌头在自己嘴里扰弄,两人狂热地将各自的初吻献给了对方。此适怂时,杨国强竟来了**,**挺得硬硬地,他把双手摸向晓翠前胸,怂妹她感觉到了,心里一惊忙挣扎着推开,心跳得紧。忽然,想起寝室的妹妹门还没插上,于是赶紧站起来,打开门伸头往外看看没人,又回身把妹门插上。     许晓翠满脸通红地说:“你还是走吧,咱俩孤男寡女不好的。”     杨国强:“有什么不好?你不愿意和我单独在一起?”   许晓翠微微一笑低下头。     杨国强心想[这不正是个好机会吗?……]     他说:“晓翠,你想不想看看……?”     许晓翠:“看什么?”     杨国强:“看我的……**长啥样?”     许晓翠听了一惊,说道:“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呢?太下流了!”     杨国强:“有什么下流的?咱俩都恋爱了,也是迟早的事吗。”     许晓翠扭过身说:“我不看!”     抖杨国强来了**也不顾及那么多了,因为是夏天衣服少,他三下五除抖屯二就脱了个精光。此时,他已是高度兴奋,见大**又粗又硬,直挺屯#挺地向上翘着,都好贴到小腹了。晓翠回头看到那四寸多长的大**#怂,吓得用手捂上脸“啊”地叫了一声,杨国强来到她近前,强行拉着怂她的玉手,放在自己的**上。     许晓翠惊道:“你干什么?”     杨国强:“摸摸吧!”     #初次体验到被小姑娘摸的感觉,那柔软的小手握在硬邦邦的大**上#鬃,这种美妙的感觉比**还要刺激,真是让人受不了。他边让晓翠摸鬃佑着自己边将手伸向她裆下,隔着裤子抚摸阴部,晓翠脸红红地,不断佑用手挡拒。     杨国强笑着说:“我都让你摸,你也得让我摸摸吗。”   屯她渐渐不抵制了,只是满面羞涩地任由抚摸。摸了一会儿,杨国强又屯创脱下许晓翠的裤子,蹲下身看她的阴部,晓翠先是半推半就,后来干创缮脆羞得闭上双眼,杨国强睁大眼睛,张着嘴直盯盯地看。他仔细地欣缮亮赏着,那柳腰圆润的小白腚,小腹下面突出高高的**上,已经长满亮#了一片毛葺葺的卷曲阴毛;再往下看,那褐色的大**已经显露出来#佑,中间一条窄窄的缝隙,真是迷死人了!他抱住晓翠的**,开始用佑览右手指揉搓起她的**。晓翠是第一次被男生碰触到自己的耻部,心览乙里即兴奋又害怕,身上也有点发软,其实她是个爱**的女生,对性乙照也十分渴求,但又羞于启齿。杨国强又站起身脱去晓翠的上衣,慢慢照侣摘下胸前那副白色的乳罩,把双手按在她的**上,**发育得很丰侣栽满,摸上去又软又弹手感觉舒服极了。由于他和晓翠的身高差不多,栽乙在相互**拥抱的时候,粗长的**正探在她两腿间,**翘着贴在乙#**周围。杨国强越来越兴奋,一阵阵的性冲动,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揪,他左手抚摸着晓翠光滑柔嫩的小腚蛋儿,右手捏着自己粗硬的大阴揪档茎,涨红的**在**上乱撞,探寻着能进入**的入口。晓翠感觉档到热乎乎的**不断袭向自己的**,心里更紧张了,推挡着想脱身揪。杨国强一把抱起晓翠,将她按躺在床上,接着用手剥动着自己的阴揪茎,就要往**里插。     许晓翠一把推开他说:“你干什么?怎么可以做这种事儿!”     杨国强:“咱俩都这样了,不如就感受一下吧。”   鬃他不等晓翠说什么,又一下子把她按躺上床上,自己也上去,双手把鬃住她的胳膊,屁股坐在白嫩的大腿上。     许晓翠挣扎着说:“不要!你快松开,要不我喊了。”   杨国强:“你喊吧,让她们都来看咱俩光着身子在床上。”   乔晓翠不再喊了,脸羞得更加红了,杨国强模仿着A片里的样子,两手乔栽擎起她的双腿搭在自己肩头上,双膝跪在她臀部两侧,然后左手支撑栽在床上,右手按着粗长的大**,对准**间湿润的肉缝就要往里插父。晓翠虽然没有性经验,可也看过色情片,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她父赶忙抓住**,说:“哎!你别急,慢点儿……我还是第一次呢。”     杨国强笑道:“别怕,我会慢慢的。”     技说着,他的大**已经碰到了肉缝上。此刻他真是兴奋极了,心跳也技乙加快,感觉**贴在上面热热滑滑的,但晓翠还没被开过苞,两片大乙**紧合着,中间只有一条窄窄的缝隙,**根本就插不进去。     怂许晓翠第一次和男生有了性器间的接触,把她羞得脸通红地,小声地怂说:“你慢点呀,别太用力了。”     怂杨国强把屁股向下压,**往前一挺,大**却顺着肉缝滑了下来。怂乙他不恢心,又用手托着**,**再次顶向肉缝儿,结果连试五次都乙因**口太窄,使**无法插入。     杨国强说:“你放松点儿。”     许晓翠:“不行呀,还是不要弄了。”     杨国强:“你别紧张就好了,来!再试一次。”     #说完,他又第六次将大**杵在晓翠的**上。这次他没急着往里顶#构,用手按着**,在**间上下蹭,“呀”好痒啊!看着自己涨红的构档**在女朋友那温热的**间缓慢滑动着,尿道口上已经渗出了透明档构的粘液,和着她**间分泌的液体,涂得**上亮晶晶的。此时,杨构亮国强感觉**上痒极了,大**也不住地抖动,再不停下来就好射精亮档了。他赶快停下,闭上眼睛控制片刻,然后又把**顶在**间,一档#点点往里挤。晓翠感觉自己的**口被硕大的**挤得好疼,“哎哟#热,哎哟”吟出声。突然,杨国强感觉“凸轮”一下,**顿时被一团热热肉包裹。     许晓翠叫了声:“哎呀!疼死了。”     档杨国强低头往下身看,见自己的大**已经完全没入了肉缝中,晓翠档亮的**被撑得胀鼓鼓地,两片小**正卡在**的冠状沟处。一股强亮亮烈的性兴奋传遍了杨国强的全身,他伏下身手捏着**,再将屁股用亮屯力向下压,那粗长的大**缓缓没入了许晓翠紧窄的处女**里。她屯档痛苦地叫着,感觉下体产生阵阵剧痛,这是平生第一次的感受,自己档揪的**被粗硬的大肉柱撑得胀痛,**已侵入**的深处。杨国强感揪怂觉**被晓翠紧窄的**包容着,大**被里面的嫩肉吸吮,这也是怂鞍他平生第一次,真是兴奋极了!不住地在心里问自己[这不是在做梦鞍吧?我已经和小姑娘有了性关系?我的**真插在她**里……]     许晓翠用小手拍了下杨国强的屁股说:“大坏蛋!疼死我了!”     杨国强:“我第一次弄,不太会。你很疼吗?”     许晓翠:“废话!”     杨国强:“没关系的,一会就好了。”     乔然后,他把粗长的大**从**里向外抽,露出**口一多半时,再乔栽轻轻插进去,因为怕弄疼她,速度也很慢;晓翠无法放松肌肉,**栽贩在里面**比较困难,这对第一次和小姑娘**的杨国强来说,确实贩#费了点事儿。他低头看着自己粗粗的**,一会渐渐没入晓翠的**#创,一会儿又从她两片嫩红的小**间慢慢露出来,她分着两条白晰的创大腿,见那长着卷曲阴毛的**,被大**撑得胀扑扑地……     栽许晓翠太紧张了,自己**初次被男生的淫物侵入,感觉十分不适,栽浇再加上疼痛,让她只想快点儿结束。**的**不断刺激着**,渐浇揪渐开始有少量**分泌出来,涂在杨国强粗大的**上又湿又亮,阴揪行茎上还粘着斑斑血迹,那是晓翠处女膜破裂流出的。由于是第一次和行亮小姑娘**,再加上许晓翠的**又很紧,**起来快感倍增,只插亮乙了二十几下就忍不住“扑扑扑”地射精了。晓翠感觉到杨国强粗硬的乙缮**,在自己**里一阵收缩,同时几股粘滑的液体冲击状射进**缮深处……     她惊道:“哎!你怎么往里面尿尿?”     杨国强笑道:“那不是尿,是我射精了。”     许晓翠:“哦……”     乙杨国强把**从晓翠**里退出来,见**从**口儿滑出时,由精乙乙液和**分泌物混合的粘稠液体,拉出了一条长长的丝,连在**和乙行**口之间,不一会儿,丝就断开了。晓翠坐起来,看到**前端的行蜒小孔里还往外流着残余的精液,跟在A片里看到的一样。射完精后,蜒杨国强放松下来,粗硬的**也渐渐变得软小了,湿乎乎地垂下头。     许晓翠说:“刚才还那么硬,怎么射完精就变软了?”   膊杨国强笑着说:“因为我的**插进你**里才能射精,要不硬就插膊不进去啦。现在射完了,不需要插**,所以就软了。”     照许晓翠“咯咯”笑道:“原来你用这玩意儿插我,就是为了射精呀?照真好玩!”     杨国强笑道:“那我以后想射就找你吧。”     父晓翠一听害羞了,赶快拿过乳罩和上衣穿上,又要起身穿裤子,忽然父感觉下体一阵疼痛。     她带着哭腔问道:“杨国强!你怎么给我弄的?下面好疼呀。”     膊杨国强:“没事的,可能女孩儿第一次都这样吧?对,是处女膜破了膊才疼。来,我帮你穿吧。”     许晓翠红着脸说:“不用你,快穿上衣服走吧。”   杨国强:“那我有时间再来看你。”     许晓翠:“你不要来了,我烦你!”     杨国强:“别生气呀,我会对你负责的。”     许晓翠:“行了,你快走吧。这儿是女生宿舍,让人看到就不好了。”     靠杨国强也怕被别人发现,回身在晓翠的脸蛋儿上吻了一下,就匆匆离靠66开了。这一天是他难忘的日子,结束了未经**的童男时代。     初次和许晓翠发生性关系后,杨国强感觉好极了,大**插在小姑娘档破的**里,夹得紧紧地,这种感受真是又新鲜又刺激。此后,每当想破怂起和晓翠的艳事,下身的“**儿”就会痒痒得硬起来,好想再去找怂膊她插**玩,但是学校还上课,抽不出时间去,就只好忍着;实在憋膊适不住就趁课间操时间,偷偷溜进女厕所躲在方便间内,插上门在里面适**。     怂好不容易到了周末,星期六一大早杨国强就匆匆赶往晓翠在的学校,怂乔他到了女生宿舍敲敲寝室的门,听里面有位女生说:“请进。”杨国乔创强开门一看,屋里除了她还有四位女生,因为以前来也见过她们,彼创此都认识。     一个女生说:“哎,晓翠。你男朋友来了。”     许晓翠见他来了,脸腾一下红了,小声说:“你怎么来了?”     热有个调皮的女生笑道:“还用问吗?人家想你了呗,真是一日不见,热如隔三秋。哈哈哈!”     几个女生都笑起来。     许晓翠脸更红了,对杨国强说:“走,咱们出去吧。”   档那个调皮的女生又说:“哎,怕羞啦?没关系,我们不会在这儿”点档灯泡“的。咯咯……”     说完,四个女生先后都出去了。     杨国强回身把门插上,转过身色眼迷迷地看着晓翠笑。   许晓翠含羞地说:“你插门干什么?”     杨国强笑道:“我……我的**痒死了!想再让你玩玩。”   许晓翠听了惊道:“那怎么行!这是宿舍怎么可以干这事儿。”     杨国强:“怕什么?上回咱俩不就是在这儿做的吗?来吧,痒死了。”     档说着,他把裤子脱了下来,只穿着内裤,早已勃起的大**从裤衩儿档的一侧露出来。     #许晓翠见了“啊”地惊叫一声,说道:“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快穿上#,要不我不再理你了。”     #杨国强却快步来到晓翠近前,一把抓过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上说#:“你摸摸,它现在好硬呀。”     晓翠虽然不情愿,但小手还是轻轻握住了**。哇!真得是硬邦邦地构……杨国强感觉自己的**被女友玉手一摸,顿时就痒了起来,大构**一挑一挑地,尿道口儿也渗出了粘滑的液体。     许晓翠:“还是不要弄了,上次你给我弄得好疼呀。”   膊杨国强:“上次是你的处女膜破了才会疼,这么多天也该好了,这次膊不会疼的。来吧!”     许晓翠:“这里是宿舍,万一她们回来可就麻烦了。”   杨国强:“没事,我把门都插上了,就算她们回来先穿都赶趟儿。”     许晓翠想了想说:“那你得快点呀。”     杨国强:“放心吧,不等她们回来,咱俩就完事儿了。”   他高兴地脱下内裤,又要脱上衣。     晓翠忙说:“哎,不要脱衣服了,要有事儿穿起来麻烦。”   #说完,她也站起身。晓翠穿着套夏季学生校服,上身是粉色短袖上衣##,下身是齐膝长的浅蓝色短裙;她掀起裙子,把米黄色丝裤袜脱下来#种,接着又脱下黄色的三角内裤,然后坐在床边。杨国强来到她近前,种只见他勃起的大**向上翘着,**对着晓翠的脸,象是在对她示威。     栽许晓翠看到忍不住捂着嘴“咯咯咯”地笑起来。她说:“你这玩意儿栽怎么这么大?”     揪杨国强笑道:“因为它又痒了,想往你的**里插,不变得又大又硬揪就插不进去呀。”     许晓翠低下头说道:“你真恶心!说话那么下流。”   杨国强急着说:“好了,快点吧!”     适晓翠上身横躺在床上,小屁股靠近床沿边,两腿垂在地上;杨国强伸适鞍手掀开她的裙子,双手掰开晓翠的**,伏下身一手撑着床,另只手鞍栽剥动着自己粗硬的大**,将**贴在她的**上。接着,就慢慢地栽适在上面蹭,让**一点点地往**口儿里挤。晓翠红着脸微闭双眼接适乙受**的侵入,只觉得那热乎乎的大**蹭得**好痒痒,忽然感觉乙行**口一胀,**已经没入。杨国强低头看见自己的**又一次插进行舷小姑娘的**,兴奋得他心跳加快,欲火更加旺盛了。他心急地开始舷档向下压,粗长的**缓缓地栽进了**口儿,他觉得大**正一点点档档地被晓翠**里的嫩肉包容,又紧又暖真是舒服极了。晓翠觉得不象档热第一次那么疼了,但里面还是有点儿不太适应,她又一次感受到男生热乙**儿在自己**窜动,这种感觉让她即兴奋又发慌。杨国强抽送着乙抖**。“哇!”真是好紧,**里的肉瓣儿撩得**痒痒地,他不敢抖揪动作太快,怕控制不住射出精,只抽了二十几下就有了越越欲射的感揪蜒觉。他停止了抽动,让大**深深地插在晓翠**里浸泡着。此刻的蜒热杨国强兴奋极了,这种美妙的感觉是无法语言就能表明的。晓翠此时热父却很紧张,她不是因为**,而是担心同寝室的女生回来怎么办。她父贩感觉自己**里被粗硬的大**撑得好胀,插在里面暖暖地也比较舒贩膊服。晓翠喜欢保持这样,让小腹收缩,**壁夹夹里面的**儿也会膊产生一种兴奋。     这时,晓翠发觉自己的上衣扣正被解开,忙说:“哎,你干什么?”     杨国强笑道:“让我摸摸你的**。”     许晓翠:“伸进去就行了,别解乳罩。”     档杨国强把乳罩推上去,那白嫩嫩的**裸露出来,双手按在上面轻轻档乙地抚摸着,晓翠羞得小脸红扑扑地,闭着眼任由他玩弄。忽然感觉大乙乔**又在自己**里抽动起来,睁开眼看见杨国强满面**,下体一乔前一后地运动着……     档许晓翠心想[这就是我的男朋友吗?平时看他挺斯文的,怎么现在变档缮得象个大色狼……臭男生!都是一样,看到小姑娘就显出恶心人的缮色样。]     种她不愿意看到男朋友这个样子,又闭上眼睛。此时,杨国强再无法控种技制自己,髋部频频地挺动,双手在晓翠的**上又抓又捏,他看着自技滗己的下身,只见粗长的**随着髋部运动在**口一入一抽,上面湿滗贩漉漉地。杨国强来了**,两手松开晓翠的**撑在那身体两侧,贩靠伏下身抬着头髋部快速地前后挺动,大**飞快地在**里穿梭;再靠鬃看晓翠,一只手紧抓着杨国强的胳膊,另只小手紧紧地攥住床单,皱鬃靠着眉头轻咬下唇呻吟着,承受**在自己**里有力的冲击。杨国强靠蜒看着晓翠,见她胸前的丰乳不停地颤动,真是性感极了!忽然感觉腰蜒乙眼一酸,大**抖动几下,浓热的精液从**前喷射出来。晓翠感觉乙行**深处一阵温暖,知道杨国强射精了,全身也放松下来,虽然两次行怂性生活她都没有尝到**的滋味,可**在**里射精的感觉却使怂她很兴奋。     缮许晓翠含羞地说:“呀,你射精的时候我感觉好舒服,下次能不能多缮射几回呀?”     杨国强摸着她的脸蛋儿说:“只要你喜欢,我以后想射的时候就来。”     正说着,忽然有人敲门。     许晓翠惊道:“快起来!是她们回来了。”     屯杨国强也惊慌挺起身,**赶紧退出来,见上面湿乎乎地,红红的龟屯照头向下耷拉着。他忙从床上拽过裤子穿上,晓翠也急匆匆穿上内裤,照整整裙子和乳罩,又把上衣扣系上。     她用手指理理头发说:“怎么样,看不出来吧?”   杨国强:“行,看不出来。我呢?”     许晓翠:“也行。”     然后她去把门打开,进来一位女生,见屋里有个男的一看认识。     她笑着说:“啊……我说怎么插着门?原来你男朋友来了。”     许晓翠惊慌地说:“是呀……他正好要走。”     女生:“你慌什么?放心吧,我不会乱说的。”     杨国强此时也有些发慌,说道:“啊,那我走了。”   档女生用诧异的眼光看着这对恋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搞得惊虚虚档的。     刚走到楼梯边儿,许晓翠赶过来说:“哎!等一等。”   杨国强问:“什么事?”     许晓翠:“你的内裤丢在我床上了,给你。”     烫他这才感觉到裤裆里空空的,原来一时惊慌没有先穿内裤,就把裤子烫膊套上了。杨国强接过内裤,晓翠红着脸转身回去了,往前一看正好有膊厕所,是女厕所。     杨国强心想[就上这里穿吧。]     贩他见走廊没人闪身溜进去,里面静静地象是没有人,他就钻进旁边的贩创方便间内,把门关上开始穿内裤。由于下面的便池都是连通着的,在创穿裤子时发见前面正往下掉大便,于是他趴下来,把头伸到下面看。     #“哇”只见两片白白的屁股蛋出现在眼前,原来里面有个女生在拉屎#技,他最喜欢偷窥小姑娘了,又把头向前探看见了她的**和肛门。只技照见两片大**闭合在一起,上面还长着稀疏的阴毛,淡褐色的小肛门照贩正一缩一缩地,又一截黄屎挤了出来落到便池内。忽然她“卟”一声贩缮放了个屁,“呀!好臭。”杨国强站起身系上裤带刚要出去,那个女缮佑生也站起来。中间隔墙不是很高,只能挡住大半身子,女生感觉后面佑乙有人,回头一看吓得叫了一声,怎么女厕所里有个男的?杨国强也吓乙一跳,可看到她脸认识,正是和晓翠同寝室的那个调皮的女生。     女生说:“怎么是你?到女厕所里来干什么?”     杨国强:“啊……我是有点尿急,所以就……”     蜒女生:“怕是进来不干好事吧?我回去告诉晓翠,让她知道你是什么蜒样的人。”     哪杨国强一脸陪笑道:“别!我也不是故意的。呀,你的裤子还没提上哪呢,屁股都让我看到了。”     怂女生脸一下红了,赶快弯腰提上裤子。忽然她象是明白了什么似的,怂说道:“呀!你是不刚才偷看我了?”     杨国强:“没……没有呀。”     女生:“那你刚才在这里呆这么长时间干什么了?”   父杨国强见瞒不住,笑着说:“是我不对,但我不知道是你,求你不要父跟许晓翠说。”     女生气乎乎地道:“别的女生你就可以偷看?流氓!”   构说完,她生气地走了。杨国强也跟着走出来,刚到门口有两个女生走构过来,她们见一男一女从里面出来感觉很奇怪,直盯盯地看着。     杨国强冲她们说:“有什么好看的!”     舷那两个女生捂着嘴“咯咯”笑着走开了。后来,她也没有把这事告诉舷照晓翠,其实她也不可能把自己被男生偷窥的事随便跟别人说。经历了照亮这次小危险,晓翠再也不敢在学校宿舍和杨国强发生性关系了,又过亮档了半个多月放暑假,正好晓翠的父母白天上班不在家,她就约杨国强档缮到家里在自己的闺房和他玩**。每次许晓翠都让他在自己的**里缮舷射精,感觉这样很好玩,但是这对无知的少男少女却不知道这样很危舷险,一个假期两人玩得很开心,暑假很快过去了。     妹一天许晓翠约杨国强出去玩,闲聊时她说:“奇怪……我上个月怎妹么没来月经?”     杨国强:“你们女孩子的事我上那知道呀?”     膊又过段时间,晓翠发觉自己时常恶心,还不愿吃饭。家人以为她身体膊父不适就去医院检查,想不到检查结果出来竟是怀孕了!她家人简直不父乔敢相信,女儿还是个未出格的大姑娘呀?几天后,许晓翠偷偷约杨国乔览强出来把怀孕的事告诉他,哭着问怎么办?他也吓坏了,不知怎么处览理好,最后忍痛割爱,再也不敢见她了,两人的关系就此终断。